當前位置:
【字體:
“大科學”來了——科技部有關負責人解讀《積極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方案》
日期:2018年04月05日      中國政府網

經中央批準,《積極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方案》(以下簡稱《方案》)近日正式印發。什么是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實施這一《方案》對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有什么重要意義?未來如何組織實施?科技部國際合作司司長葉冬柏4月3日接受人民日報記者采訪,詳細解讀了這一《方案》。

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是世界科技創新領域重要的全球公共產品

葉冬柏介紹,大科學是20世紀50年代國際科技界提出的概念。主要表現為投資強度高、多學科交叉、配置昂貴且復雜的實驗設施(設備)、研究目標宏大等,具有多學科、多目標、多主體、多要素等特點,其復雜程度、經濟成本、實施難度、協同創新的多元性等往往都超出一國之力,需要通過國際科技創新合作來實施。

“當前,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是世界科技創新領域重要的全球公共產品,也是世界科技強國利用全球科技資源、提升本國創新能力的重要合作平臺。”葉冬柏告訴記者,多年以來,美、德、法、俄及歐盟等國家(地區)和國際組織在諸多領域積極組織了數十個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攜手解決人類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提升了自身的國際地位和影響,推動了世界科技創新和進步。

據了解,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以發展中國家的身份有重點選擇參與了國際大洋發現計劃、人類基因組計劃、國際熱核聚變實驗堆計劃、國際地球觀測組織和平方公里陣列射電望遠鏡等一些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這些參與推動了我國在基礎理論研究、重大關鍵技術突破等方面逐步實現了由學習跟蹤向并行發展的轉變。與此同時,我國也相繼啟動建設了同步輻射光源、全超導托克馬克核聚變實驗裝置、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等數十個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積極探索以我為主的國際合作。

“這些都為我國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積累了經驗,奠定了基礎。”葉冬柏表示。

為解決世界性重大科學難題貢獻中國智慧、提出中國方案、發出中國聲音

積極提出并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確定的一項重點任務,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國家“十三五”規劃和《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等都對此作出了部署。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積極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方案》,并于近日由國務院正式印發。

新時代我國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具有重要意義。“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是解決全球關鍵科學問題的有力工具。”葉冬柏介紹,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以實現重大科學問題的原創性突破為目標,是基礎研究在科學前沿領域的全方位拓展,對于推動世界科技創新與進步、應對人類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具有重要支撐作用。“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有利于發揮我國主導作用,為解決世界性重大科學難題貢獻中國智慧、提出中國方案、發出中國聲音,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為世界文明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還是聚集全球優勢科技資源的高端平臺。“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有利于面向全球吸引和集聚高端人才,培養和造就一批國際同行認可的領軍科學家、高水平學科帶頭人、學術骨干、工程師和管理人員,形成具有國際水平的管理團隊和良好機制,打造高端科研試驗和協同創新平臺,帶動我國科技創新由跟跑為主向并跑和領跑為主轉變。”葉冬柏表示。

此外,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也是構建全球創新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據了解,開展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在優化全球科技資源布局、完善創新治理體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已成為國際科技創新合作的重要議題。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作為科技外交的重要途徑,有利于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和構建全球伙伴關系網絡,對落實國家整體外交戰略發揮積極作用。

我國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將分三步走

那么,我國將如何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

葉冬柏說,《方案》從頂層設計、組織實施和統籌協調方面同時部署,形成了我國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實施的藍圖。

據介紹,《方案》提出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要堅持的基本原則。

——國際尖端,科學前沿。適應大科學計劃基礎性、戰略性和前瞻性特點,聚焦國際科技界普遍關注、對人類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影響深遠的研究領域,選擇能夠在國際上引起廣泛共鳴的項目,力求攻克重大科學問題。

——戰略導向,提升能力。落實建設世界科技強國“三步走”戰略,服務于科技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整體戰略需要,集聚國內外優秀科技力量,形成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標志性科研成果,全面提升我國科技創新實力。

——中方主導,合作共贏。發揮我國在大科學計劃核心專家確定、研究問題提出、技術路線選擇、科技資源配置、設施選址等問題上的主導作用,尊重各國及各方的優勢特長,堅持多國多機構共同參與、優勢互補,采取共同出資、實物貢獻、成立基金等方式,共享知識產權,實現互利共贏。

——創新機制,分步推進,根據實施條件成熟一個、啟動一個。

《方案》明確了“三步走”的發展目標。葉冬柏介紹,計劃到2020年,培育3—5個項目,研究遴選并啟動1—2個我國牽頭組織的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初步形成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的機制做法,為后續工作探索積累有益經驗。到2035年,培育6—10個項目,啟動培育成熟項目,形成我國牽頭組織的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初期布局,提升在全球若干科技領域的影響力。到本世紀中葉,培育若干項目,啟動培育成熟項目,我國原始科技創新能力顯著提高,在國際科技創新治理體系中發揮重要作用,持續為全球重大科技議題作出貢獻。

《方案》還從四個方面提出了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的重點任務。提出要戰略先行,組織編制我國牽頭組織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大科學工程規劃;同時圍繞物質科學、空間天文、地球系統、環境與氣候變化、健康、能源、材料、農業、信息以及多學科交叉領域遴選具有合作潛力的若干項目進行重點培育,加強與國家重大研究布局的統籌協調,按照試點先行、分步推進原則,充分論證,成熟一個,啟動一個。(記者 馮 華)

來源:http://www.gov.cn/zhengce/2018-04/04/content_5279839.htm

      
易玩30秒彩-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