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字體:
用好指揮棒 激勵創新人——科技界人士熱議科技評價制度和管理制度改革相關措施
日期:2018年07月07日      中國政府網

科技界人士熱議科技評價制度和管理制度改革相關措施
用好指揮棒 激勵創新人

人才“帽子”名目繁多、評價制度不合理、高水平創新人才短缺、不少核心技術受制于人……針對這些現實問題,我國進一步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出臺了科技評價制度改革和管理制度改革相關措施,充分發揮科技評價指揮棒和風向標作用,為廣大科研人員松綁和減負

近期我國通過兩個與科技相關的改革文件,一個是《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另一個是7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的關于優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績效的若干措施(以下簡稱“若干措施”),這些給科技工作者減負松綁的具體措施受到科技工作者的高度關注。

這些改革措施將起到哪些作用?反映了我國科技制度改革的什么趨勢?要落地還需注意哪些問題?經濟日報記者采訪了部分科研人員。

改革:讓科學家回歸初心

這次改革瞄準的是現實問題,因而受到了廣大科技工作者的關切和期待。

“由科技部牽頭、國務院出臺的《意見》,顯示了黨中央、國務院對科技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作用的重視,要用科技支撐創新中國的建設,這是改革的大趨勢。”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控中心主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高福表示,尤其贊同《意見》提出的建立分類評價體系。“分類評價非常重要。科學是求異,要探索未知;技術是求同,一個人開發的新技術,要大家都能用能推廣。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應用研究這三類研究側重點不一樣,理應分類評價。”

科技評價是科技活動的指揮棒,針對反映強烈的人才“帽子”名目繁多、搶帽子成為科研人員必修課問題,《意見》和“若干措施”中都從指揮棒角度指明了改革方向和具體措施。

《意見》中提到,“不把人才榮譽性稱號作為承擔各類國家科技計劃項目、獲得國家科技獎勵、職稱評定、崗位聘用、薪酬待遇確定的限制性條件,使人才稱號回歸學術性、榮譽性本質,避免與物質利益簡單、直接掛鉤”。“若干措施”中也明確提出,要完善有利于創新的評價激勵制度,切實精簡人才“帽子”,開展“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問題集中清理。

中國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再生醫學研究中心主任戴建武認為,這些改革措施切中了時弊。“有‘帽子’就有錢,大家就奔著爭‘帽子’去了。比如國家評的千人計劃,有的地方可以拿出政策配套幾千萬元資金。因此,一些科研人員被‘帽子’迷惑,科研目標就不再是解決科研問題,而是一個‘帽子’一個‘帽子’的爭取。”

戴建武希望“帽子”盡量不要與利益掛鉤,“‘帽子’價值太高了,大家都爭搶‘帽子’去了。要讓科學家不忘初心,以解決科學問題為使命”。

科技部科技人才交流開發服務中心副主任程家瑜表示,此次改革立足于科技創新規律和人才成長規律,體現了尊重客觀規律的求實精神。比如基礎研究需要長期積累,人才成長也有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減少考核頻次、延長考核周期的相關改革措施,就體現了對客觀規律的尊重。此外,本輪改革也體現了要激發人的創新創造活力的本質目的,充分下放科研自主權。比如簡化科研項目申報和過程管理、賦予科研單位和科研人員更大人財物自主支配權和技術路線決策權等,就體現了這個目的。

“這樣的改革,體現了轉變政府職能的大趨勢,要圍繞科研人員強化方方面面的服務。”程家瑜說。

落地:關鍵在最后一公里

面對相關制度改革,科研人員最關注的還是其落地問題。

“再好的政策執行不了也沒有用。”戴建武認為,改革措施的落地要看三方,政府部門做頂層設計,科學家本身的科研活動體現新政效果,科學家所在單位具體執行細則。“過去十幾年出臺過很多改革措施,有些改革政策措施設計科學全面,但執行偏差比想象得大。不同政策在不同單位的解讀不一樣,通常會根據單位利益和單位文化決定怎么做,最后實際結果有可能偏離國家期待和科學家期望。”

上海光源束流測量控制部主任冷用斌也表示更關注政策落地問題。“相關改革的政策組合拳很有針對性,談的基本上都是我們在一線面臨的迫切問題,可謂對癥下藥。但更大的問題是怎么把它落到實處。特別是這種原則性指導意見,具體落地到各單位的細則才是更重要的。”

對制度改革來說,落實到各單位最后一公里的具體細則最重要、也最難,這是科技工作者和科技管理者的共識。

“落實改革措施需要各種配套,中央發文件,行業部門也要發文件,各基層研究單位發內控文件是最后一步,也是最復雜的。我們希望各基層單位在改革中完善內控制度,這不是把球踢給單位,而是強調用人單位的主體作用。”科技部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司長賀德方說,“大體來說,我們要按照《意見》要求,在‘十三五’期間基本形成分類評價體系”。

“改革政策需要各行業各部門細化政策,項目管理、人才評價、科研機構評估都需要細化。更重要的是要充分發揮高校、院所、企業等各用人主體的作用,每個單位都不一樣,要圍繞自身宗旨去設計促進科研人員快速成長的一系列制度,在大政策背景下完善相關管理制度。”程家瑜說,就人才評價制度改革來說,考核評價要建立一系列新的指標,需要各單位根據自己工作需要建立適用自己的評價流程。“從政府部門來講,要加強關鍵改革點在各單位的試點,試過后要總結經驗并推廣。這需要探索,也需要一個過程,將逐步落實落地。”

監督:扎好制度的籬笆

科技部副部長李萌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介紹,充分相信科研人員、充分尊重科研規律是這次制定相關改革措施的基本出發點。“文件在這樣的基本出發點上,著眼于科研管理全流程的改革和完善,為科研人員松綁和減負,把科研人員從繁雜的瑣碎事務中解放出來。”

但解放不等于全放,基于信任的前提是堅守誠信底線。“若干措施”中保留了必要的監控手段,《意見》中也提出要建立覆蓋“三評”活動全過程的監督評估機制和集教育、自律、監督、懲戒于一體的科研誠信體系。“‘放’,要放到位,放出效益;‘管’,要守住底線,守住誠信。”賀德方說,對科研誠信問題要“零容忍”,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我們要強化事中、事后管理,過程的管理是必要的。”

科研人員也支持從制度上完善相關監督和獎懲制度。

“要對科技腐敗、科技造假、科學倫理道德等問題加大懲戒力度,光有獎沒有罰,事情做不好。只有相應的懲罰措施跟上,才能有懲前毖后的效果。獎加懲合在一起,才能真正激發科技人員積極性。”高福說。

冷用斌特別提到要預防新政策中出現的漏洞被人利用。“要想辦法在制定細則時堵住可能出現的漏洞,這樣推行起來會更容易些。”例如,“若干措施”中提出在簡化科研項目管理措施中,“科研人員可以在研究方向不變、不降低申報指標的前提下自主調整研究方案和技術路線”。冷用斌認為這非常必要,值得盡快推行。“科研過程中可能有新技術新想法出現,允許調整可以做出更好的成果。但要防止有人故意按更容易拿到錢的方向去設計方案申請到項目,再去調整做他實際想做的事。”

相關政策還有強化任務書為導向的項目管理、提高間接經費比例等,也都是科學合理的改革措施,也要做好制度預防。“提高間接經費比例時,要提前考慮好,如何預防不合理的間接經費使用,如何建立相應懲罰機制。”冷用斌說。

人們相信,隨著科技體制改革進一步深入推進,這些改革措施逐步落地實施,將一步步釋放創新活力,點亮創新之光。(記者 佘惠敏)

來源:http://www.gov.cn/zhengce/2018-07/17/content_5306970.htm

      
易玩30秒彩-Welcome